香港的教會中, 濫用超強白光射燈最惡劣例子之一該是中央圖書館對面的播道會同福堂, 射燈超大, 每主日必全開, 真的感到地球希望那教會少收些奉獻.

        有一世紀歷史的聖公會聖保羅堂是個好例子, 燈都不怎麼在建築物外露形跡, 日頭開始沒了, 聖保羅堂的照明亮起, 剛好照亮一些聖公會的coat of ar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