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所有製作香港廣播性廣告的人耳朵都徹底聾掉, 橫豎他/她們對什麼聲音是好的, 什麼聲音美, 都丁點兒認知都沒有, 所有香港廣播性廣告都是變態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