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黃之峰等二人因為在旺角抗拒法庭執行示威者清場而被判短暫入獄,從法院判決必須執行的角度而言,比較難以駁斥。

不過判決的法官卻畫蛇添足得過分,甚麼向法庭申請要求示威者離開的那群小巴司機要養妻活兒?這位法官有明確數據展示那群人每月把收入多少比例給老婆嗎?能證明有二奶的小巴司機是鳳毛麟角嗎?該聯會理事的老婆們願意在法庭證言那些司機每週平均做愛多少次嗎?聯會有請求某大學社工系調查整理司機們非上班時間陪伴子女的情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