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基督教會公理堂是完全自絕於社區的, 好端端一所有些歷史感的低一點的建築, 本來是社區內一個有一定的安定感覺的存在, 被那些只從地產來考量的堂委們毀滅了, 地盤圍板的圖畫還是二百分討厭的, 幾個絕對低能的人頭和所謂的合手祈禱, 祈禱就是這樣而已的嗎? 這種垃圾教會, FUCK YOU, 中華基督教會公理堂, 好像創世紀中的巴別塔般結局吧.